喷着鼻息,扑到那些刚刚死于黄热病的人的床上。人类过去为了寻求免疫已经走了极端的路。